[Share] 德國黃金城難逃失業陰霾


家族經營的德國歐寶(Opel)汽車經銷商成立80年後宣告收攤,SinnLeffers百貨公司吹起熄燈號之後,原本隱身地下室的雜貨店大喇喇將啤酒和義大利麵展示架,擺放在昔日人體模特兒佇立的櫥窗。隨著公司行號一家家倒閉歇業,可想而知多少人飯碗不保陷於失業困境,不過這向來出現在德國東部的蕭條場景,如今已搬到德國西部的繁華大城。

全球經濟危機波及下,歐盟第一大經濟體德國的失業率也節節攀高,但令人意外的是,德國西部與南部富庶之地的失業問題,竟比窮困的德東地區還嚴重。儘管德國東部的失業情況持續惡化,部分地區失業率居高不下達20%,但3月份失業人口僅微增3,000人,相較德國西部一口氣多出3.1萬人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位在巴登-符騰堡州、有「黃金城」之稱的普福爾茨海姆市(Pforzheim),德國這座歷史悠久的珠寶鐘錶工業重鎮,過去一年來失業率由7.1%劇揚到9.8%,飆升速度高居全德之冠,從原本低於平均值的水準,惡化到比8.6%的全國平均失業率還高。

德國經濟學家指出,德國消費者已成了支撐全球經濟的要角之一,不似飽受金融風暴肆虐之苦的美國人,對經濟衰退帶來的衝擊有正面直接的感受。德國較無房市泡沫化或信用卡債問題,不太依賴股票支應退休生活,就業保障機制也比美國強多了,不過出口萎縮釀成的失業危機,料將為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帶來沉痛打擊,普福爾茨海姆市已浮現這樣的隱憂。

位在黑森林(Black Forest)北緣的普福爾茨海姆市,自古以來便是德國珠寶製作重鎮,這段歷史可回溯到1767年,當時的封建領主在當地孤兒院成立工廠,專門生產鐘錶和珠寶。但近數十年來,低檔首飾生產重心轉移到擁有廉價勞力的亞洲之後,普福爾茨海姆市技術精良的金屬工人只好轉而為汽車業製造精密零件。

然而全球尤其是美國消費者抑制支出導致需求減緩之下,無論是製作奢侈品或生產汽車零件,普福爾茨海姆市12萬居民都難逃經濟走滑的重創,德國因出口暴跌蒙受的損失不斷擴大,普福爾茨海姆市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

當地人表示,經濟惡化一直是他們討論的話題。57歲金匠傅萊去年12月底失業,他說:「我還是每天清晨五點鐘就起床。」1965年入行的傅萊指出,他已寄出18封求職信,全都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問他對個人前途有何想法,「在我看來根本沒指望了,」不願就這個問題多作回應。

德國有強大的社會安全網。傅萊表示,他目前還能領到自己薪水的6成連領18個月,不過屆時他還找不到工作的話,不知道自己能否靠那些更微薄的社會救濟金過活。經濟學家指出,對藍領階級來說,最糟糕的情況還在後頭。民間企業雖然在政府補助短時工作支撐下免於大規模裁員,但他們的成本負擔仍在,政府的補貼政策只能暫時解決問題。

今年2月德國出口與去年同期相比衰退23%,2月工業生產與去年同期相較萎縮20.6%。慕尼黑IFO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奈柏(Gernot Nerb)指出,「我們必須在今年夏天或初秋時分看到景氣回溫,否則企業若繼續配合政府實施短時工作政策將面臨成本過高問題。」

德國最大鋼鐵製造商Thyssen-Krupp的14,000名員工日前集結在卡爾德斯堡(Carl Duisberg)示威,抗議公司打算解僱數千人。德國汽車製造商戴姆勒(Daimler)將旗下7萬工人都轉為短時工,但最近這家車商也透露不排除裁員。

這消息對普福爾茨海姆市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當地很多人得通勤到鄰近的戴姆勒工廠上班。德國聯邦勞動局在當地的分支指出,普福爾茨海姆市及週邊地區約有1萬名失業人口,但他們已被轉介從事短時工作。

普福爾茨海姆市市長奧根斯坦(Christel Augenstein)受訪時表示,「我們無法容忍氣氛低迷到讓民眾失去自信。」她想起今年3月參加在瑞士巴塞爾(Basel)舉行的年度鐘錶珠寶博覽會,與她前幾次造訪相較可謂今非昔比,「美國人和俄國人都不見蹤影,偏偏這兩國是我們最大的市場,雖有亞洲客戶出席但他們出手相當謹慎。」

對歷經過經濟衰退及戰後重建的老一輩人來說,產業停擺速度之快令他們震驚。德國IG Metall工會代表庫茲曼指出,有些工廠去年夏天還每天開工,連星期假日都不得閒,如今訂單少得可憐,生產線一週僅運轉兩三天。

位在Karlsruher Strasse已宣告歇業的歐寶經銷商,只剩最後幾輛車停放在角落面對大馬路,正好可以遮掩這空蕩到宛如遭到廢棄的汽車展示場。破產的歐寶經銷商經理在某一下午獨自現身,拿著水管刷洗庫存僅餘的幾輛歐寶汽車。這名59歲經理說:「你將畢生所有奉獻給這家公司,卻換來公司倒閉的下場,這滋味當然很不好受。」

出處: 工商時報 2009.0530
原文: 刊於國際先驅論壇報,吳慧珍摘譯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