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挪威Norway逢低入市 以錢滾錢

圖:奧斯陸新歌劇院

資本主義在去年秋天逼近瓦解邊緣,全球投資人恐慌性賣超股票,挪威社會主義左翼黨籍的財政部長哈沃珊女士(Kristin Halvorsen),不是只看資本主義的好戲而已。儘管長期質疑自由市場機制,但哈沃珊在股市連番重挫的當時力挽狂瀾,將該國3,000億美元的主權財 富基金,撥出其中的600億美元(約新台幣1.97兆元),進行「股票買進計畫」,這筆錢相當挪威經濟產值的23%。
 
哈沃珊女士笑著說:「當時切入的時間點還不錯。」言談間似乎對3月初至今全球股市上漲感到相當滿意。
 
一場全球金融危機,幾乎重創了每個國家,但挪威依既定步伐大步向前邁進。過去其他國家鋪張浪費時,挪威把錢存下來;其他國家限制政府角色時,挪威卻堅持打造「從搖籃到墳墓」的福利國家。
 
挪威是全球第三大石油出口國,去年油價飆升至歷史高點,挪威因此坐收680億美元的油元,即便後來油價明顯回挫,挪威政府卻不特別擔心,因為其他盛產能源的國家,往往「賺很多、花得更多」,但挪威卻成功避開這樣的過度擴張。
 
油元成立主權基金 以錢滾錢
 
從1970年代早期開始進帳的黑金收益,已讓挪威的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高達5.2萬美元,在工業民主國家中僅次於盧森堡。
 
但這個位在北歐的國家,非但沒有揮霍財富,反倒透過立法程序,確保原油收入直接進入該國的主權財富基金,並運用這筆錢投資全球各地,儘管去年因投資下滑造成23%的虧損,但挪威主權基金目前的規模在全球幾乎是最大的。
 
全球歷經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但挪威去年經濟仍成長將近3%,政府享有11%的預算盈餘,帳上全無負債。反觀美國今年的預算赤字,可能達到GDP的12%,將總負債推向11兆美元,相當美國經濟規模的65%。
 
以儉樸立國的挪威,與英國形成強烈對比,後者把北海原油大半收入花光,在景氣大好時,支出甚至高於原油收益。英國政府支出占GDP比例,從2003年的42%,上升到目前的47%,相較之下,挪威同期間的此一比例,從48%降至40%。
 
避開英美自由主義 走自己的路
 
華 府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的斯堪的那維亞專家阿茲隆(Anders Aslund)表示:「美國和英國沒半點罪惡感,但挪威存在道德感。假如一個人受惠別人很多,就會產生責任感。」在閒暇時會撰寫驚悚小說的經濟學家維克 (Eirik Wekre),則是如此描述挪威人對國家負債的看法:「我們現在不能花這筆錢,否則就是盜用後代的資產。」
 
與 全球許多地區一樣,挪威的住宅價格扶搖直上,過去10年間漲為3倍,但不動產全無崩跌跡象,因為過度抵押貸款在當地相當少見。挪威的奧斯陸給人的感覺不像 西方世界的首都,還保有從前漁村時代的質樸,金融海嘯爆發後,在愛爾蘭都伯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利雅德,許多摩天大樓的興建均已停擺,但奧斯陸造價8億美元 的歌劇院已在近期啟用。
 
挪威管理學院經濟學家易薩生(Arne J. Isachsen)表示,挪威的銀行大致健全,放款尚稱謹慎銀行業,只占整體經濟的2%,隔夜拆款利率的規定嚴格,挪威銀行所承擔的風險不像鄰近的冰島那 麼高。此外,銀行業目前仍對借款者的敞開大門,以易薩生為例,他與多數挪威人相同,擁有第二棟住宅,最近還利用往來銀行提供的信用額度,買了一艘新船。
 
社會福利堪稱全球最好 但藏隱憂
 
雖然購置船隻與森林小屋,應不致讓挪威步上紐約或倫敦過度消費的後塵,但部分挪威人擔心,石油帶來的財富和國家提供的福利,已經腐蝕挪威原本堅持的工作倫理。
 
Handelsbanken 銀行經濟學家莫克(Knut Anton Mork)引用最新的調查指出,受惠於石油收入,挪威人民的工作時數,是工業民主國家中最短的。挪威籍的莫克補充說:「我們開始自滿,愈來愈多的渡假住宅 正在興建,我們的假期比大多數國家還多,福利與病假規定寬鬆,這個美夢終有一天會結束。」
 
但那一天應該還很遠,目前挪威的環境良好,工作不虞匱乏,政府支援無所不在,甚至對「社會邊緣人」也一視同仁。
 
舉例來說,在挪威央行一個街口外的地方,布隆姆(Paul Bruum)拿出一整支針的安非他命,施打在他滿是肌肉的手臂,從他手上的瘡疤和傷痕不難看出他是長年海洛英成癮者。布隆姆說,政府每個月發給他的1,500美元,夠他盡情施打毒品。
 
今年32歲的布隆姆說他從未有工作過,他說:「我不怪罪任何人,挪威政府已盡力提供我一切了。」
 
對挪威財長哈沃珊女士來說,即便是挪威的黑暗面,都沒其他地方的經濟噩夢嚴重。哈沃珊表示:「身為社會主義者,我一直認為市場沒辦法自我監管,但就連我這樣的人,對於這次經濟衰退到達這種地步也感到驚訝。」
 
原文: 國際先趨論壇報,何信彰摘譯
出處: 2009-05-31 工商時報
更多: Larry's Share Item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