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週刊專訪林百里:沒價值創新 100吋電視又如何 by 賴琬莉


一九七二年踏出台大校門,林百里從計算機、筆記型電腦做到雲端運算,總是站在趨勢的前端。《今周刊》獨家專訪林百里,他大膽預測台灣的下一波產業不是科技業,台灣的競爭力在於創造價值,而不是產品本身。他對於教育、年輕人的未來,甚至退休,都有自己獨到的看法。

深秋的周末,我們和林百里坐在他的山莊內,有一場午後訪談。靜謐的山居氣氛,滿園的景色怡然,我們像是不速之客,打擾了他的周末休息時間。

儘管早上才剛下飛機,又開完山莊的造景計畫會議,林百里的氣色、精神都還非常好,在訪談之前,還先去當農夫,到菜園拔菜,拿著親自採摘的蔬菜,林百里滿足地笑了。

來台灣四十年,林百里說自己變化很大,雖然仍操著一口廣東腔國語,但他生於動亂、長於貧困,對時局有其深刻的敏銳度;林百里在台灣念書、創業,打造了兆元營收的廣達帝國,對台灣有深厚的感情,私下常憂心社會未來的發展。

「未來十年世界需要的人才,是具備人文藝術科學背景的跨領域人才,從基礎教育就要開始啟發學子的創新能力。」這是教育部印製的《十二年國民教育,開啟孩子的無限可能》手冊首頁,發言的不是教育專家,而是林百里。

在本刊訪談過程,一向很有想法的林百里,幾次欲言又止,口中說「今天不嗆馬」,但終究還是給了政府、社會以及個人衷心的建議。

以下是林百里在他的山莊,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的內容。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當初為什麼買下這個地方?

林百里答(以下簡稱答):當初買下這裡,是因為很漂亮,任由荒廢很可惜,現在就慢慢整理,這是我休閒的地方。
幾年前,我去聽崑曲,記者也問為什麼;這很奇怪,為什麼不能喜歡音樂、美的東西?每個人應該都喜歡。

談教育
「十年後經濟好不好,要靠教育部長努力」

問:近年,你對教育有很多看法與建議?

答:國之大本就是教育,現在很多人建議經濟要怎麼做,可以有很多意見,但教育徹底要做好。有一次我與教育部長對話,我說:「明年經濟好不好,要拜託經濟部長;十年後的經濟好不好,要靠教育部長努力。」要增加經濟競爭力,就要談基本教育。人的養成教育以外,競爭力教育更重要,這關係台灣未來經濟的發展。教育要注重未來競爭力的問題。

問:競爭力的關鍵在於創新嗎?

答:競爭力是多面向的,不是只有創新、創意,未來如何競爭,要看市場如何變化。台灣沒有很多天然資源,我常開玩笑說:「台灣地下沒有石油,山上沒有黃金,我們只有人才。」過去幾十年,台灣就是靠人才,不管創新、創意都是要靠人,我覺得現在(政府)要多花時間,談教育的未來,怎麼和世界競爭。

問:關於台灣如何培養競爭力,你有具體的想法嗎?

答:企業是靠人才茁壯,需要好的人才,企業才能往上發展。台灣很難引進外來人才,條件不夠,我們的工資比人家高嗎?新台幣匯率能夠與人平起平坐嗎?我們要好好想如何把教育辦好!

問:你剛談到競爭力,怎麼看台灣年輕人的出路?

答:你說怎麼辦?就是創造自己的新機會,我們當時也是創造自己的新機會,四十年前,我創業時什麼都沒有。(記者:但現在環境不一樣?)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創業方法。

問:當年的創業模式,現在會成功嗎?

答:這個我不知道,要天時、地利、人和才可以做。我們那時候很會鑽,到處找機會、到處闖。我和溫世仁兩個人什麼資源也沒有,就是一個概念做出來。

談年輕人
「每個時代都有挑戰,要創造新價值」

問:所以,我們對現在的年輕人只能給予祝福?

答:沒有啊,就要自己想辦法,不用那麼擔心,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挑戰。

問:那麼,你認為這個時代對年輕人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答:創造新價值。當時我們怎麼創造的?我們是一個產品,並不是一個價值(user value),現在談六十吋電視機,也只是一個產品而已,硬體大家都能做。你看蘋果電腦,它把很多應用放進去,那是一個價值,不是單只是產品。我們沒有辦法幫年輕人找出路,我們在山下,他們在山上,他們要爬新的山, 我們沒辦法告訴他們怎麼走

問:年輕人要自己想辦法?

答:因為我們的經驗沒有辦法再重複。比爾蓋茲也沒辦法告訴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臉書創辦人祖克柏)要怎麼做;我們一樣沒辦法告訴年輕人怎麼做。只能講說,現在新的價值是什麼,為什麼日本做產品的公司賠那麼多錢?因為現在是super connection(超連結)時代,也是超透明時代,創造出一個價值最重要,而不是產品本身。太多人做同樣的東西會很辛苦,你說一百吋電視又怎樣?

你有沒有發現,中國現在講文創、講數位內容這些東西,他們現在不談要做汽車等硬體,因為文化的價值很重要,要做文創數位內容……。(記者:所以這是年輕人的新方向?)我們老的不會,讓年輕人去做,不要重複蘋果做過的事情,價值已經沒有了,要去找新的

談證所稅
「台灣國債那麼高,什麼稅都應該課」

問:所以,看對趨勢方向很重要?

答:沒有錯,但問題在於,我們怎麼能斷定哪個沒用?哪個有用?我們沒有那麼聰明。所以,我們的小孩子一定要多元化教育,無論英、美都在講多元化教育,為什麼?要從教育開始創新,台灣還是守老的概念,那樣很危險。美國最新的概念是用電腦教學,靠電腦自我學習,但解惑靠老師;比如相機、iPhone,你自己摸摸就會,不用靠老師教,但解問題就是要靠老師。課程電腦化,學生可以自動學習,碰到有疑問是老師要教的,但問題可能是跨領域的;日後,要培養能創新的人才,教育會比現在繁雜很多。

問:台灣除了教育、競爭力問題,你認為科技業的未來在哪裡?

答:台灣的下一波不是科技業,不要單講科技業,而是台灣下一波的競爭力在哪裡?如果不能產生新價值,那是我們沒有競爭力,難道台灣要再做代工二十年?

二○二○年,中國經濟要翻一番,那成本是要Double(加倍)的,台灣目前半導體還能做多少年?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產業的人才、經費都沒問題,但那不代表台灣的未來,台灣的未來,還是要看下一波的新價值。

問:對馬總統或政府有什麼建言?

答:今天不談政治,台灣的政治人物是解決明天的事情,有人關心十年後的事情嗎?

問:那你對課徵證所稅的看法?

答:這個也不要提。你們也太過嚴苛,現在國庫沒錢,也不能課稅,台灣社會有點不理性,台灣國債那麼高,什麼稅都應該要課,不然你要幫政府找財源。可以反對,但要給人家一個方法。

談交棒
「廣達各自有負責人,我退休問題不大」

問:從筆電代工到雲端,廣達為何能一直站在趨勢的浪頭?

答:我花比較多時間思考。比如我對教育有很大的疑問,是我們研究雲端的時候,發現下一代的行為完全被改變,他們是在雲端裡面的人,他們的教育、行為、 學習、競爭,和我們這一代完全不一樣。你看Google、 Facebook是這樣起來的,這在過去是不可能。我們台灣雲端的這一代要怎麼與國際競爭?

過去我們那個年代,中國睡著了,四小龍起來;現在是中國崛起,四小龍只有韓國厲害。你看現在管理系統,我不講政治啦,根本沒有執行力;四十年前,台灣很窮,我們站起來很容易,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競爭力、經驗價值,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產生不了新價值

台灣地下沒有石油,山上沒有黃金,天上沒有雲端,我們沒有Google,沒有百度。往後十年全球都不好過,有很多問題,美國有美國的問題,歐洲有歐洲的問題,你看希臘、義大利、西班牙要怎麼走下去?台灣算還不錯的。

不管國家、社會、個人,都要有願景、策略和執行力。韓國靠的就是願景、戰略和執行力起來的。大家都應該思考要往哪裡去?要怎麼去?

問:廣達表現不錯,會慢慢交棒?

答:我希望。一九七二年工作至今,一眨眼就四十年,變化很大。談到退休時間表,我認為船到橋頭自然直。廣達產品線很多,各自都有負責人,所以我退休的問題不大。

問:談一下此刻的心境?

答:人生就是這樣,想做什麼就做,沒那麼多哲學,開心最重要。

出處: 2012.1114 今週刊第830期 http://bit.ly/SV8lQ2

留言

熱門文章